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虚拟现实玩真的

2018-10-28 12:31:31

“虚拟现实”玩真的

插图:宗怡婷

脸书、谷歌、三星、索尼、微软早已潜伏于此,随着福特、丰田、万豪酒店等实体产业巨头也开始聚焦这一领域……曾经的“极客”正“华丽转身”,成为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虚拟现实”的市场“引爆点”呼之欲出。

没听过“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先看看有多少IT巨头想“掺和”在里面吧——

用一个大头盔吸引住游戏玩家视线的是先锋公司Oculus,曾经还只是Kickstarter上的一个创业项目,去年7月被扎克伯格看中,Facebook(脸书)终花了20亿美元把它拿下。

蠢蠢欲动的自然少不了谷歌,轻便小巧的移动虚拟现实头盔Cardboard标志着谷歌对于虚拟现实的策略:利用已经在你口袋中的来实现。

三星、索尼也都已相继入局。三星的GearVR与谷歌同样走的是智能路线,但它不是独立研发,而是与Oculus合作打造软件。而在被苹果和三星包围十多年后,索尼试图把PS4构建成一个娱乐中心,因此专为游戏市场开发了一个虚拟现实项目——Project Morpheus。而HTC和Valve合作的Vive也在从不同角度探索着虚拟现实技术的未来。

“虚拟现实”领域正呈现出一片群雄争霸的局面,今年有望实现一次“大爆发”。更激动人心的是,这项技术不再局限于游戏乃至电影的虚拟世界,它神奇的触角伸向了旅游、教育、、健身、体育等更为广阔的现实世界。

从专业领域走向商业化

“虚拟现实”技术并不是新奇的东西。查阅的资料显示,早的虚拟现实模型Sensorama诞生在上世纪60年代,使用者要把头深埋进类似铜板机一样的大型设备中。20年后,虚拟现实设备需要体验者站在一个硕大的跑步机上,头部戴着一个包裹数据线的头盔,头盔还要继续连接着复杂的电路和计算设备。

现代虚拟现实概念鼻祖当属计算机科学家杨生·莱纳成立的VPLResearch。1989年,其在Texpo电讯大会上展示了虚拟现实设备EyePhone。这个笨重的头盔跟今天的虚拟头盔Oculus Rif在外型上非常相似,只是前者还需要搭配电子手套甚至全套服装来完成操控。

莱纳的发明登上了当年《华尔街》和《纽约时报》的封面,使“虚拟现实”一词火爆起来。不过,由于这条设备造价高昂,用户抱怨其导致眩晕,虚拟现实技术始终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如今,这些用来承载人们虚拟现实梦想的设备变得更轻薄、更便宜,才逐步走入大众市场。没有人喜欢像怪物一样戴着厚重的头盔去体验虚拟世界,或许再过10年,人们回头看到Oculus Rift同样会觉得不可思议。当然,许多技术从专业领域转为商业应用,重要的就是它的成本在降低,互联同样遵循这套规律。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Oculus目前所取得的成功,在于它提出了一个非常合适价格——2000元人民币以下,足以让大批普通消费者有经济实力购买。Oculus让虚拟现实设备普及,重新唤起大众、创业者对虚拟现实技术的兴趣,已经十分有意义。

从游戏场景延伸至生活

回顾一下虚拟现实的早期玩家,有趣的是基本上都和游戏相关。比如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洛基正是因为在市面上找不到自己满意的游戏外设,而倒腾起了Oculus Rift;公司CTO约翰·卡拉玛也曾是视频游戏用户界面解决方案上Scaleform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而早在2012年8月,游戏Dota2的游戏开发商Valve就在开发自己的游戏头盔原型;索尼也在2012年2月,对外界发布了虚拟现实3D现实设备索尼HMZ-T1,主要是用来看电影。

如果仅仅依附于游戏,虚拟现实恐怕过于小众。值得庆幸的是,这项技术正在从起初单一的游戏场景,逐渐向涉及生活方方面面的领域延伸,包括旅游、传媒、体育、教育、餐饮等等。眼下,学术界的人士还在思考虚拟现实的潜能所在。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主管巴雷森对此做了一些实验。他发现,在虚拟现实中体验英雄行为,可能使人在现实中乐于助人,而体会残疾人的感受,也能激发人们现实中的同情心。当然,虚拟现实的影响力会有潜在的负面影响。问题是,我们如何利用它。

帕尔默·洛基曾在一次采访时表示,在科幻小说中,虚拟现实经常是负面的东西,会把世界带向一个黑暗、反乌托邦的未来,但在现实生活中,它的优点远远超过缺点,“例如,教育能够得到极大改善,长距离合作会获得变革,消防员、警察和军方的训练,都可以更加安全,更加节约成本。”

毋庸讳言,当前的虚拟现实还有诸多技术困难尚未克服,例如虚拟影像与现实环境之间的时间差令不少使用者感到晕眩等,真正的虚拟现实产品距离到达消费者身边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随着更多应用场景领域的拓宽,更多硬件开发商不断突破技术瓶颈,不远的未来,让使用者随处体验虚拟现实的无线装置终将让我们眼前一亮。

如今,汽车驾驶、旅游、报道、运动健身,甚至餐饮业都在争相拥抱“虚拟现实”

汽车驾驶——

虚拟现实用于汽车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福特正在运用这项技术开发汽车,奥迪也已经让用户使借助它选购车辆……如果没用虚拟现实,车商们都不敢扯自己的汽车代表了未来的方向。

在近期召开的纽约国际车展上,丰田和克莱斯勒都在自己展区的车辆中内置了Oculus Rift虚拟现实头盔,希望通过这一方式提供不一般的新车上手体验。

丰田公司为自己车展中的卡罗拉LEEco版车型配备了一个名为“分心驾驶模拟器”(Distracted Driving Simulator)的系统,该系统与Oculus Rift虚拟现实头盔、车辆的方向盘以及音箱系统连接在一起。当这一模拟器启动的时候,试乘者就会感觉自己置身于真实的城市街道中一样,同时该系统会在试乘者“驾驶途中”为其设置各种各样的困难和容易分心的情况来增加这一试乘体验的乐趣和挑战。

具体来说,这一虚拟现实驾驶系统会在试乘者开车的时候配备另外两名虚拟乘客,其中一名坐在后排,另一名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在驾驶途中,这两名虚拟乘客会对试乘者的驾驶方式作出各种各样的评论,提出各种会影响驾驶安全的要求,比如要求试乘者查看短信息等。而且,试乘车的方向盘被调节的非常灵敏,驾驶期间车辆的音响系统还会播放高分贝的音乐,因此在这台汽车上驾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事实上,早在今年早些时候,丰田就已经和Oculus联手推出了一个面向青少年的虚拟现实驾驶模拟器“TeenDrive 365”。丰田方面表示,虽然真实道路上的路况会更复杂,但通过在静止的真车上模拟各种交通场景,这套系统还是有望帮助青少年安全地锻炼出一些必要的驾驶技能。为了让模拟更加逼真,该系统甚至还加入了类似的短信和无线电噪声干扰,以便考验他们专注驾驶而不分心的能力。

而美国本土厂商克莱斯勒则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帮助与会者身临其境地“参观”了自己的整车工厂。有兴趣的消费者可以坐进克莱斯勒展台内的2015版200C,然后戴上Oculus Rift虚拟现实头盔配合语音介绍展开4分钟的整车工厂之旅。在消费者刚刚戴上这一虚拟现实头盔的时候,无论视线集中在那个方向都会看到一辆车出现在视野中央区域。几秒钟之后,车辆会分解成多个不同的单元界面,而且全部悬浮在观看者的视野范围内。盯住其中一个单元就能够激活其中隐藏的短片,具体包括克莱斯勒位于密歇根州装配工厂的车身车间、涂装车间和计量中心,综合展示车辆整个制造过程。

报道——

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会使用全景摄像机记录事件。曾担任《周刊》的罗尼-德拉佩纳创立了虚拟现实公司Emblematic Group,致力于打造一种新形式的,通过虚拟现实设备,让公众亲身体验到“沉浸式的”,感受真实的社会问题。在她看来,虚拟现实技术有可能带来业的变革。

罗尼-德拉佩纳的媒体从业履历相当丰富,当年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洛基还当过她的实习生。“观众不仅处于故事之中,而且能够行走于其中。所有这些都会成为未来讲述故事的常见方式。”她认为,虚拟现实技术已经足够成熟,可以用于非娱乐方面了,“如今的消费者不会对该技术感到不安。”

今年年初,Emblematic Group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展示了虚拟现实短片“Project Syria”,“它创造了一种真实的感觉,让人身临其境,把观众放到一个地方。在那里,随着事件的发生,他们可以体验到图像、声音,甚至是情感。这与其它任何媒体都不相同。”

不过,罗尼-德拉佩纳也指出,“沉浸式的”也有可能是非常主观,容易被操纵的,“要掌握这种形式的,人们需要学习新的技巧。”

除了内容制作之外,新技术手段的冲击还时刻促进着媒体在获取内容渠道上的变革。彭博的员工每天都需要与大量的数据和信息源打交道,这家专业媒体目前正在测试一组用Oculus Rift改装成的头戴显示设备,戴上后你就能够同时监控至少20个画面。这样做的好处包括不用投入很大的成本就能增加足够多的信息窗口,节省下大量的电费;办公室不会被屏幕淹没,可以拥有更多的空间;保持人与人之间的独立性,不被互相干扰。

运动健身——

来自奥地利的应用服务商Runtastic可谓健康APP阵营里的专家,除了跑步,它们还针对仰卧起坐、深蹲、骑行等运动开发了APP。近,Runtastic推出了一种全新的健身训练体验——借助Oculus Rift与Runtastic的结合,营造出在各类虚拟场景中的运动感受。

举个例子,当你在戴着Oculus Rift在跑步机上跑步时,你就可以看到中央公园的3D美景,如同身临其境与纽约客一起跑步。同样,你还可以把背景设置为山坡、海边。这样,足不出户便可以享受到户外运动的乐趣。

应用搭配虚拟现实头盔的意义并不仅限如此。Oculus Rift会同时作为抬头显示器,用户可以在悬浮指示板里看到自己实时的运动数据。此外,由于可以模拟场景,Runtastic内置了虚拟现实的健身教练的功能,用户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与教练一同运动。

当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头戴笨重的Oculus Rift或多或少的会影响运动,比如流汗问题,何况Oculus Rift还是有线的,某些运动就根本没办法利用。不过Runtastic表示这些问题未来都会得到解决。

餐饮业——

在实验过真空低温烹调和分子料理之后,“技术流”的食物又走向了虚拟现实。

由Jinsoo An领衔的创新团队把虚拟现实与饮食起来,不再停留在视觉刺激上,而是试图去改变食客们的用餐体验。在这个项目中,虚拟体验由三方面构成:虚拟现实头盔,3D打印的食物,刺激味蕾的饮食科学。

“我的继父患有糖尿病,为了控制血糖,不得不放弃很多美味的食物。对于喜欢享受美食的他来说,这是一件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创始人An说,创新团队的目标正是在提供虚拟美味的同时,完全不用担心血糖升高的问题。“尽管食物是完全依靠想像的,但是其中仍然有愉悦、幸福,以及作为家庭一员的感受。我们希望,这种幸福是项目的核心体验。”

制作食物的时候,口感很关键。虚拟现实中的饮食,自然无法完全复原真实的美食味道。但通过天然、低热量的食材,这一创新团队创造出了寿司、牛肉和苹果派的口感。“我们采用的一些食材,灵感来自素食和无过敏饮食,因为这两个群体已经进行了大量实验,做出了各种禁忌食物的仿制品。”An说。

旅游业——

Framestore是英国知名的制作公司,参与过《阿凡达》、《地心引力》等许多大片的制作。如今,随之虚拟现实技术的兴起,Framestore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

今年3月,Framestore与HBO合作,制作了虚拟现实版的《登上绝境长城》(Ascend the Wall),让《权力的游戏》爱好者深度体验了剧中的黑城堡(Castle Black)。

在万豪国际酒店的建议下,Framestore尝试把虚拟现实技术用于旅游方面。他们制作了一个提供虚拟旅游体验的设施,称之为Teleporter,除了提供虚拟现实头盔以外,还有震动、热风、音效和气味等。

在这个外形像个亭的Teleporter中,人们可以置身于万豪国际酒店内部,然后穿行到夏威夷的海滩和伦敦塔桥的顶部。整个体验大概是100秒,其中,虚拟旅游地的视频是40秒,但是,这其中的数据量却是惊人的。Teleporter还有很大的潜在作用,能够为室内娱乐增添不同的内容。

Teleporter首先在纽约的万豪国际酒店展示,然后到开始8个城市的巡游。制作虚拟现实场景,并不是想像中那样简单。短短90多秒的体验,制作花费的时间是3个月,或许是耗费人力的娱乐体验了。( 唐玮婕)

霖峰壹山境
中老年人保健品
北大资源缤纷广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